楚清寒

写小说的美好时光,到此,结束。

¥52.90

购买链接

蘑菇造型小风扇 香薰版

钻石组校园日常 深夜发糖

     坐在教室第一排正中间的两位大佬,名字说出来都让人害怕。黑发的叫波尔兹,头发闪着七彩光芒的叫钻石。按理来说以他们的身高不应该坐在第一排,但是鉴于他们兄弟两个一向热爱学习,成绩优异,班主任破格让他们坐在正中央,以便于他们跟任课老师零距离接触,每一节课都可以说是他们与老师的座谈会,讨论问题之高深,是周围同学都无法企及的,这便是所谓的“神仙讲话”。
     刚开学的时候经常有老师因为他们宿舍开小灯而扣他们分,然而兄弟两个一句话都没有说,班主任就出面向检查老师说明情况:他们两个以后是要当省状元的,不要剥夺孩子学习的权利。
     一天晚上,钻石兄弟照旧挑灯夜读,可是隔壁却传来一浪接一浪的叫喊呻吟声。波尔兹轻轻地放下笔,从床板下掏出家族祖传的刀,正欲推门而出时,钻石拉住他的手臂,往怀里一带。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啊,波尔兹。”钻石笑着揩了一把油,死死抱住波尔兹,接着刷题。
     波尔兹一脸嫌弃地想要掰开钻石的手,却又没有办法挣脱。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一个清纯可爱的少年的皮囊下隐藏着多么巨大的力量。
     先是文艺晚会,又是校运会,还让不让人好好学习了?波尔兹被钻石拖着上了食堂二楼去排队买面。食堂二楼原本是空荡荡的,所以他们经常在一楼买饭,上二楼吃饭。然而这个学期由于敦煌学院翻新,来了两个班级的学生到宝石学院借读,蹭食堂,蹭教室,甚至蹭老师。现如今二楼几乎成了月人的天下,白晃晃的一片几乎快要坐满了。宝石学院的孩子们终于认识到了两个班级的人数是有多么可怕。
     前面有一堆似乎是相识的月人嬉闹着排队,波尔兹就已经很不耐烦了。后来又有一个月人从别的队伍里插到他前面,跟前面的那一堆月人有说有笑。波尔兹的眉毛皱得越发厉害了。
     小月人忽然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狠狠揉搓。
     “同学,我们先来的哦。”钻石一只手轻轻地握着波尔兹的手,另一只手使劲抠着小月人的肩膀,笑着说道。
     小月人吓得跑到队伍后面去了。波尔兹甩开钻石的手,轻哼一声,别过头去,不去看他含笑的双眼。
     下午的校运会,射箭项目似乎是个冷门,几乎都是敦煌学院的人在比赛,但还是有几个宝石学院的孩子在奋力拼搏的。然而术业有专攻,宝石学院的孩子有大半比不过那些月人,一下子就被刷了下去。直到两位钻石大佬前来助阵。
     本来十分自信的月人看到两位大佬的身姿后倍感压力。场面十分焦灼。随着难度加大,不少月人也被刷了下去,最后只剩下一个月人跟两位大佬在比拼。巧了,这个月人正是中午插队的小月人。她此刻紧张地手都在发抖,然而依旧不影响自己的准头。波尔兹恶狠狠地瞪了小月人一眼,接着发箭。钻石则是朝着小月人微微一笑,然而这一笑里的阴森意味把小月人吓得不轻,忽然一个机灵,小月人不小心射歪了,以0.1分的差距痛失第一名。小月人放下弓箭,蹲在地上哭。波尔兹终究是过意不去,蹲下来轻轻拍着她的背,像摸水母一样轻轻摸着她的头发。
    “波尔兹,我们一决胜负吧。”钻石将波尔兹拎起。瞥了一眼小月人后又不着痕迹地收回目光。
     看台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掌声。最终的胜者是,波尔兹。
     钻石放下弓箭,微笑着说道:“哎呀呀,我什么时候才能超过你呢,我亲爱的波尔兹。”
     上完晚自习后,回到宿舍。到公共浴室洗完澡后,钻石连衣服都没穿好就直接躺在床上。
     “今天不复习吗?”波尔兹将擦拭好的宝刀收起,随口问道。
     钻石用被子蒙住脑袋和上半身,只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腿。“不了,我累了。”
     “是累了还是心情不好?”波尔兹把台灯关掉,一把扯开钻石的被子,跨坐在他的身上。
     钻石微笑着望着他的眼睛,说道:“是累了。”
     “口是心非。”
     波尔兹下床,帮钻石把被子盖好。钻石笑着将他拉入怀中。
     “波尔兹,我跟你说句悄悄话。”
     钻石贴在波尔兹耳边,却什么也不说,只是吹了口热气。波尔兹满脸绯红,但双手被钻石紧紧扣住无法挣脱。
     “晚安,我亲爱的波尔兹。”

沉迷于低胸装的平胸少女安洁尔·米莉安娜,梦想是成为天使。☻

老年组校园日常。梗来源于scp非要把他的腹肌照片发给我。

     班长伊尔洛近日感到非常憔悴。原因是同宿舍的帕帕拉恰同学近日在熄灯后总是在床上做运动,长达1小时不间断的巨大声响让一贯早睡早起的他十分难受。伊尔洛也想过要问帕帕拉恰晚上到底在做什么,但迟疑后最终选择不问,毕竟是人家的私事。
     伊尔洛放下手中的茶杯,从课桌下掏出一个热水瓶,将杯中装满热水。等到帕帕拉恰练完舞回来,杯中的茶水正好变得温热。帕帕拉恰接过伊尔洛手中的毛巾,不耐烦地将卷发往后拨。伊尔洛把被子拿给他,轻轻地用梳子理顺他的卷发,扎成高马尾。
     “好烫!”帕帕拉恰吐了吐舌头,眼泪汪汪地望向伊尔洛。伊尔洛挑一挑眉,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道:“这个温度刚好,现在天凉了,不能再喝冰水了。”
     “伊尔洛……”帕帕拉恰依旧眼泪汪汪地望着伊尔洛。
     伊尔洛收起梳子和茶杯。冷冷地说道:“不行。”
     晚自习下课后。连着几天没有睡好的伊尔洛几乎是被帕帕拉恰拖着回到宿舍的。又到了熄灯时刻。隔壁床照旧传出巨大的声响。伊尔洛用厚厚的棉被捂住耳朵,却依旧听得清清楚楚。直到一个小时后,帕帕拉恰出去洗澡,伊尔洛才睡着。
     两个月后。帕帕拉恰兴奋地拉着伊尔洛的手,附在自己的肚子上,只是伊尔洛完全搞不懂怕怕拉沙在搞什么,满脸问号。直到文艺晚会。帕帕拉恰上台表演街舞,他才明白。坐在前排的他清楚的看到怕怕拉沙露出的腹肌。台下的女生疯狂地喊着:“帕总,嫁给我!”老年伊尔洛丝毫不为所动,淡定地品着茶。
     回到宿舍,帕帕拉恰依旧穿着那件露胃装,在伊尔洛面前晃来晃去。伊尔洛皱了皱眉,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他身上。
     “秋天了,不要穿这么短的衣服,容易生病。”
     帕帕拉恰笑着将伊尔洛压在床上。
     “我可是练了两个月呢。不夸奖一下吗?”
     “我也有两个月没有睡好了。”
     “那我们一起做运动吧。”帕帕拉恰不安分的手抚上伊尔洛的胸口,解开他的衬衫扣子。
     伊尔洛握住帕帕拉恰的手,翻身将他压在身下,轻吻他的唇,道:“不了,我很困。”
     帕帕拉恰轻哼一声,双手捧住他的脸,重重地吻了上去,报复性地咬了咬他的唇。
     由于声音太响,第二天被隔壁宿舍挑灯夜读的钻石兄弟举报了。